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专业从事金融、各类商事犯罪、知识产权、民商事争议等业务领域的法律服务
权威律师 快速咨询 全程保密 省心省力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

原告王×与被告李×析产继承纠纷

日期:2021-04-08 10:15:12

  审理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文书类型:判决书

  案 号:(2016)京0108民初14726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女,****年**月**日出生。委托代理人王滨才,甘肃长治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李×,女,****年**月**日出生。委托代理人段秀凤,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王×与被告李×析产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2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滨才与被告李×及其委托代理人段秀凤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王×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落内北房4间、东房2间、西房2间归我所有;2、本案诉讼费由李×承担。事实和理由:王×1与王×2原系夫妻,生育一女王×,2006年9月19日王×1与王×2离婚,经双方协商决定房屋由王×2居住,待王×2去世后房屋由女儿王×继承,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落内住房8间归王×2,王×享有继承权。离婚后王×2与李×结婚,2016年2月22日王×2去世。王×按照当初父母签订的离婚协议要求取得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落内8间房屋所有权,但李×不同意,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现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

  李×辩称,2014年10月13日,王×2曾立遗嘱将涉案房产留给我所有,故要求驳回王×全部诉请。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双方一致认可的事实为:王×3与赫×系夫妻,生育三子,即长子王×2、次子王×4、三子王×5,王×3于2014年6月去世。王×2与王×1原系夫妻,生育一女王×,2006年9月19日协议离婚,王×2后与李×结婚,婚后无子女。王×2于2016年2月22日去世。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系王×3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新批取得,王×3、赫×夫妇在此院新建北房3间,提供给王×2、王×1结婚后居住使用。1992年,由王×2作为申请人,家庭成员含王×1、王×,申请将北房3间翻建为北房4间,新建东房2间。后实际由王×2、王×1将北房3间翻建为北房4间(每间14-15平方米)、新建东房2间(每间12平方米)、新建西房2间(每间12平方米)。现该院落由李×居住,其中北房东数第一间、第四间由其居住,北房东数第二、第三间作客厅,东房作厨房,西房作储物间。2006年9月19日,王×2与王×1协议离婚,签订《离婚协议书》,内容为:1、双方自愿离婚;2、女儿王×,离婚后由男方抚养;3、财产归男方,王×享有继承权,财产包括现有住房8间,地址在北京市海淀区聂各庄村南街×号;4、双方无任何债务。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庭审中,王×1作为王×一方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其作证称离婚时考虑嫁到该村,王×2系该村人,不可能离开,故约定×号院内房产全由王×2居住使用,百年之后房产归王×,因文化有限,故表达的是房产归王×2,王×具有继承权。李×不认可王×1的证人证言,主张王×1当时另有购买的房屋一套,故约定了×号院内房产全归王×2所有。就王×1的证人证言,虽其与王×具有亲属关系,但其系《离婚协议书》一方当事人,亲自见证了协议书签订情况,故对其陈述的客观事实,本院予以确认。2、李×主张王×2生前留有遗嘱,并提交2014年10月13日代书《遗嘱》一份、谈话记录一份及当天王×2的照片,《遗嘱》内容为:立遗嘱人王×2,我现在身体健康,大脑思维正常、清晰,能正确回答问题,没有任何疾病,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特请王某和施某清为我代写遗嘱,并作为遗嘱的见证人。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宅院中的房产及所有的地上物均属我个人的财产。该宅院中有北房四间,东、西房各二间,房产一共有八间。为防止在我百年之后亲属之间为继承遗产而产生不必要的纠纷,我特立遗嘱内容如下:1、在我百年之后,坐落在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宅院中的房产及所有的地上物均归我爱人李×所有和居住使用;2、在我百年之后,凡在我名下的存款及各项应得的收入均归我爱人李×所有,与他人无关。特立此遗嘱,以上遗嘱内容完全是我本人的意愿。立遗嘱人处有王×2签字及手印。代书人处王某签字,见证人处王某、施某清签字。立遗嘱时间2014年10月13日。王×表示遗嘱及谈话记录真实性无法确认,对遗嘱内容不认可,主张《离婚协议书》中约定房产8间其有继承权,系王×2与王×1双方的约定,王×2不可随意改变。庭审中,李×申请代书人及见证人王某、施某清出庭作证,二人出庭陈述了遗嘱出具的相关情况。因上述《遗嘱》制作过程和形式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内容以其记载内容为准。 另经本院询问,赫×主张如×号院含其利益,其在本案中不主张己方权利,自愿赠与王×;王×5、王×4均主张本案中不主张己方权益,自愿赠与赫×,赫×如何处理其无异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中王×诉讼请求中要求分割的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内北房4间、东房2间、西房2间,双方对上述房屋建盖情况及现居住情况无异议,争议焦点为王×2与王×1《离婚协议书》中对上述房产的约定与王×2遗嘱内容相悖之处应如何处理。本院根据认定的事实和相关法律,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作出如下分析评判:聂各庄村南街×号院原系王×3夫妇为王×2结婚所用申请取得,王×3夫妇在该院新建北房3间,应属王×3夫妇所有。1992年经审批,王×2与王×1将上述北房3间翻建为北房4间,新建东房2间,未经审批新建西房2间,故北房4间应属于王×3夫妇、王×2与王×1共同所有,东房2间属于王×2、王×1共同所有,西房2间应由王×2、王×1共同居住使用。2006年王×2与王×1协议离婚,约定财产归男方,王×享有继承权。离婚协议系夫妻双方登记离婚时签订之协议,系二人共同商定,其中关于财产的约定并非单纯的财产性约定,而是双方解除身份关系时附有的一定条件,该约定系夫妻双方对离婚与否、子女抚养、财产等事宜全面综合考虑之结果。故王×2与王×1上述约定中(含北房4间二人份额、东房2间、西房2间)应系房产在王×2去世后留给王×之意,其中含王×1对己方份额处分之意。王×32014年去世,生前未留有遗嘱,上述北房4间中其份额应由其继承人共同继承所有。经本院询问,赫×主张如×号院含其利益,其在本案中不主张己方权利,自愿赠与王×;王×5、王×4均主张本案中不主张己方权益,自愿赠与赫×,赫×如何处理其无异议,本院对此不持异议,上述北房4间中王×3夫妇所占份额应归王×、王×2共同所有。王×2再婚后留有遗嘱,欲将上述房产8间全归李×所有,系以后来之遗嘱改变了先前遗嘱之内容,故其遗嘱中处分己方权利的部分有效,涉及处分王×自王×3夫妇处所得之部分及王×1在离婚协议时处分己方之部分无效。现鉴于房屋现状、院落房屋居住使用维护情况及当事人各方对房屋拥有权利的情况,本院对房屋所有权、使用权分割一并予以判定。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内四间中东数第一间、第二间、东房二间归李×所有; 二、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内四间中西数第一间、第二间归王×所有; 三、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聂各庄村南街×号院内二间归王×居住使用; 四、驳回王×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二千三百元,由王×负担一千一百五十元,已交纳;由李×负担一千一百五十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胡喜辉

  人民陪审员:肖开恩、陈凤廷

  裁判日期: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李甜甜


TOP